2017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10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

首页 >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 万古星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陷入危机

万古星君 第一掌门 2024 2018-01-12 12:25
  秦浩想起刚才被一只三品中阶的疾风虎追杀,望向丛林深处的眼神越发凝重。

  “算了,还是先抓紧提升实力吧,暂时先不去招惹三品的妖兽了。”

  突然,他耳朵一动,身上猛地涌起一股战意。当下身形突然爆发,整个人如旋风般向着声音的方向疾驰而去……

  秦浩这边不断的战斗,白起也带着静海中学的同学们发了疯。

  他一马当先,只要是看见妖兽就疯狂的冲上去,而外围的妖兽实力不算太高,往往几下就没了气息。

  一行人速度奇快,每个人分工明确。有主战,有助攻,还有实力弱小的负责收集妖兽眼睛。

  不得不说,这样的做法还是很高效的,白起暗暗估计了一下,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再有一天,他们所有人进入前一千名就十拿九稳了。

  丛林中不仅有猎杀妖兽的,还有专门埋伏参赛者的。一些实力较强的人觉得,与其猎杀妖兽,还不如直接抢夺参赛者的战果。这样不仅可以快速积攒妖兽眼睛,还可以敲诈他们身上的修炼资源。

  ……

  时间匆匆过去,一转眼,大赛已经到了第三天。

  截止到今天下午六点,所有的参赛者必须回到大赛场地,若是超时未归的,一律淘汰。

  此时的秦浩喘着粗气,目光灼热的盯着不远处的尸体,身上的战意不断将周围的落叶卷向空中。

  “呼……这二品顶阶也不算太强嘛,就是皮肉厚实点儿。”

  秦浩嘀咕了一声,掏出匕首来到一小座肉丘跟前,麻利的将一只眼睛剜下,又从妖兽腹部剖出一颗葡萄大小的血红妖丹。

  “哈哈哈,这下应该就能到达炼气三重了。”

  秦浩看着手中的妖丹,开怀大笑。将妖兽眼睛和妖丹收好,他便朝着一个方向疾行而去。

  很快,秦浩来到一处小水潭,将身上的血腥味儿冲掉之后,便消失在一颗大树后面。

  “这下就安全多了。”

  进入到黑黝黝的树洞中,他才彻底将心放下。前一阵他吞服妖丹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头妖兽,直把他吓了一跳,一边加快妖丹能量的吸收一边对付妖兽,那感觉真的是很危险的。

  要不是那紫金色钟影一直帮他集中注意力,他早就气血不稳死于兽爪之下了。从那之后,他便在一处水潭边将一颗大树掏出一个树洞,每次吞服妖丹都藏在里面。

  “这两天猎杀了九头二品中阶,终于到炼气二重巅峰了,要是加上这颗二品顶阶的妖丹,炼气三重那是稳稳的。”

  想到这儿,他赶紧压下心中的兴奋,将妖丹扔进嘴里,平心静气开始突破。

  二品顶阶虽然和中阶只差了一阶,但其中蕴含的能量却不仅是一成。妖丹一下肚,秦浩便觉得一股巨大的能量在体内炸开。

  “差不多同时吞服两颗二品中阶。”秦浩心下做着预估,赶紧运行血气吸收这股能量。

  “哗哗……”

  水潭周围没有一丝风起,而四周却不断的响起哗哗的水声,显得很是诡异。

  秦浩体内的血液不断的沸腾,就像原本饱和的水缸突然又注入一股水流。但是却与一般的情况不同,水缸牢固无比,并没有破裂。坚固充满韧性的血管将血气牢牢的禁锢在里面,别说破裂,就连一点能量都不会溢出浪费。

  秦浩身上的血管不断地鼓胀,每鼓胀一次,身上的气息就增强一分。血管中的血气不断增多,然后就是不断的压缩,每一滴鲜血都更加浓郁,之中蕴含的力量也更加强劲。

  “还不够……”

  秦浩暗暗摇头,尽管妖丹里蕴含的能量已经足够多了,但是对于他来说却还是差点儿。

  “不能放弃这个机会……拼了!”

  心下一狠,秦浩紧咬牙关,意识沉入身体,缓缓接近心脉处的血丹。他将意识沉入血丹中,小心翼翼的将封印拉开一条细缝儿。

  霎时间,一股磅礴的力量从细缝中汹涌而出。秦浩大惊,立即控制血丹的封印,将细缝关闭。

  “啊!”

  秦浩发出一声低吼,虽然他的意识在血丹中,但却清晰的感受到从身体上传来的撕裂感。他的意识赶忙回到身体中,拼尽全力吸收压制从血狱出来的能量。

  其实秦浩将封印一开一关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那十方血狱的能量何其庞大狂暴,当初却被封印在一个小小的血丹中。别说秦浩只是将封印裂开一道缝隙,就是封印稍微松动一些,那外溢出来的能量也够他受的。

  只见秦浩的身上,无数的血管不断地膨胀,一股股磅礴的巨力在血管中不断的奔涌。

  “嘭!”

  一声巨响,秦浩藏身的大树突然被撕裂成碎块儿,一阵磅礴汹涌的战意瞬间席卷方圆三百米范围。

  不少在周围活动栖息的二品妖兽感受到这股战意,纷纷趴在地上不住的颤抖。

  “啊!”

  秦浩控制不住的一声大吼,一层血晕腾的浮现,并且范围不住的膨胀。隐隐间,血晕的颜色不断加深,仿佛要滴出鲜血。

  “嘶!嘶!”

  一道道细微的轻响不断从他身上传出,秦浩身上一些细小的血管不断炸裂,整个人如同漏气了一样。

  只不过他喷出的不是气体,而是蕴含狂暴能量的鲜血。秦浩此时根本没有功夫去管这些喷出的鲜血,而是不断地将血气疯狂的运转,并且激发体质,尽可能多的吸收血管中的能量。

  秦浩浑身变得血红,血色的雾气不断的从他身上升腾,宛如一个刚从热锅中捞出的血人。

  而体内的情况却更不乐观,全身的血管都在疯狂膨胀,一道道裂痕不断在血管壁上显现,而血液中仿佛蕴含着另一股柔和的力量,不断地修复显现而出的裂痕。

  就这样,秦浩的血管变作了被扎漏的气球,往往刚刚修补完一处,另一处又出现了破损。

  但是,秦浩的脸上却丝毫不见痛苦,反而是满满的焦急。力量刚爆发的时候带来的撕裂剧痛早就消失不见,因为身体已经麻木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