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10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

首页 > 现代言情 >婚恋爱情 > 一宠到底:boss太凶猛!

第七十八章 看到车牌号了吗?

  “没良心的。”陆铮重新靠回沙发上。

  萧风伸手去抱着那只猫,斜睨着陆铮。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跟你女人就这么僵着?不过我说你啊,她既然会选择跟顾家合作,说明她觉得你给不了她安全感,为什么不选择帮她?”

  陆铮垂着眼睛想了一会,“明天帮我安排一下。”

  “你终于想通了。”

  …………

  叶微容一个人在家里抱着被子,心里空落落的,夜已经很深了,陆铮还是没有回来。

  这么想着,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在床上就闻到了早餐的香味。

  她惦着脚下床,出了卧室一眼就看见餐桌上的早餐,她走近,桌子上还放着一张便条。

  是陆铮的字体无疑,他手写的字非常好看,流畅潇洒婉若游龙。

  “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晚上给你一个惊喜。”

  她歪着头看了一会,然后脑子猛地一炸,赶忙回到卧室拿起手机,九点多了。

  本来今天给梦姐约好了要去见一个导演的,虽然那人没什么名气,但是以叶微容现在的状态,大导演不想找她,小的她自然也就得接着。

  不然老是这么下去,很快就过气了。

  时间约的就是九点,这下不是完了吗?唯一可以抓住的机会都没了。

  她没有功夫想那么多,一边手忙脚乱的拨通了梦姐的电话,一边拿起衣服单手就往身上套。

  “梦姐,我起晚了,对不起啊,那个导演你联系了吗?我现在马上……”

  “已经推了啊。”

  叶微容的手机差点没砸在地上,“什么?怎么就给推了?”

  梦姐不会自作主张替她做决定,以前所有的事情也都是问过她了以后,两个人商议最后统一了,梦姐才会这样做。

  她刚起来脑子还不清醒,捋了捋思路又问道。“怎么回事?”

  梦姐显然也是一头雾水。

  “是你们家那位陆总吩咐下来的啊,说是今天让你休息,然后跟刘导见面的事儿给推了,还说晚上让你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宴会。”

  她有点开始迷糊了,什么叫陆铮让她今天休息?

  跟导演的约会给推了,那她不会更臭名昭著了吗,他到底在搞什么花样啊。

  见听筒这边没有声音,梦姐道。

  “容容,你还不知道吗?陆铮他已经把咱们娱乐公司给收购了,他现在是咱们公司上上下下的老板。”

  她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赶忙挂断了电话,接着给陆铮拨了过去。

  每次给陆铮打电话,不管她有多么着急的事情,那边永远都是一句低沉的没有感情的声音。

  “容容。”

  “听梦姐说你把我们公司给收购了啊?还有,你今天替我请了假,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啊?”

  那边静了几秒钟,然后淡淡地开腔。

  “我最近生意都进行的很顺利,所以想往影视方向发展,正好你们公司都比较合我的口味,所以就收购了。”

  他说的云淡风轻,好像收购这么大一个公司只是一张嘴的事儿。

  叶微容听的云里雾里,“就是因为这个?那给我请假又是什么意思?”

  男人仿佛在那边低低笑了一下。

  “最近看你心情不好,替你请一天假放松一下,而且晚上你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宴会,白天在家好好准备一下。”

  顿了一下,那边又道。“我做你的领导,你不愿意吗?”

  一时间得到的信息量太大,她着实有些承受不来,只好迷迷糊糊地应着。

  “不是,没有。”

  “那就吃完了早餐再多睡一会,养足了精神准备宴会,嗯?”

  清淡的嗓音响起,最后一个字偏偏上挑,让人感觉有一丝悸动。

  “喂,你还没说宴会是做什么的……”

  她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挂断了,听着嘟嘟声,她的心里也跟着一样乱七八糟的。

  哪里还有心情睡觉了,她抱着被子发了一会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就不想了,坐在餐桌边一边玩手机一边吃着早餐。

  吃完了早餐,她破天荒地收拾了一下餐桌,随意穿着一件毛衣还下楼扔了一袋垃圾。

  闲来无事,莫名其妙被请假,她给白欢打了电话约逛街。

  好像许久没见了似的,白欢一见到她就上去给了个熊抱。

  “你最近可是被你男人滋润的不错啊,皮肤都好了不少,都把我给忘了吧。”

  “哪能呢?我这不是来找你了?”

  叶微容一边试图把她从身上拽下来,一边翻着白眼解释道。

  两人逛了一会街就嫌累,找了一家西餐厅吃了午餐,刚从餐厅门口出来就看见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男人以一种不要命的速度“飞”了过来。

  路过她们身边以后,在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处有一个行走的中年女人,骑摩托车的男人一把拽下了女人手上的挎包。

  女人因为惯性的力量,手包还没有彻底脱离手,身体跟着向摩托车的方向被拖出去十几米才跟包分开。

  一下子就被甩到了路边的一根电线杆上,脑袋撞到了,接着就晕了过去。

  叶微容和白欢两个人亲眼见证了这一幕,跟着吓坏了,忙跑上前去看女人怎么样了,额头处红红的流出了不少血。

  白欢晕血,当时跟着也差点晕过去,叶微容把她挡在身后不让她看。

  因为是头部受伤了,两个人也不敢动她,只好守在她身边赶紧拨通了120,也报了警。

  两辆车几乎是同时来的,警察跟着120一起去了医院,因为是目击者,所以叶微容和白欢两个人也跟着去了医院。

  做手术需要钱,因为女人的包被抢走了,身份证和钱都不在,所以叶微容只好帮着垫付了手术费用。

  “看到当时抢劫的是什么人了吗?”

  一个穿着警服的人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对着叶微容和白欢两个人询问。

  白欢脸色苍白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光顾着晕了,哪里还记得什么人,就知道是一个男人。

  “是一个男人,穿着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年龄长相不知道,因为戴着头盔。”

  警察在本子上记录了一番,接着问道。

  “那,看清楚车牌号了吗?”

  “哪里还记得车牌,吓都快吓死了……”白欢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紧紧皱着眉。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