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10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

首页 >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 逃不开的债

第二十九章 从轻的处罚

逃不开的债 青木子 1999 2018-08-10 22:27
  蒋天生笑意更深,他好像很满意我现在的样子,我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会满意?

  “严董事说,他听到周雯在早会厅大言不惭的说,她迟到一个小时都没事,我不仅不责罚她,甚至于还关心她,严董事为此很气愤,觉得我很不公。”

  说到这,他突然停下来,深深的看着我,“沐秘书,你觉得我不公平吗?”

  若是以前的我,定会耿直的说,他不公平,但现在,被他折磨至深,强行企图磨平棱角,又怎么会直言不讳。

  “蒋总这样做有这样做的原因,我做下属的,听从就好。”我做出一副忠心不二的样子,违心的话让我直觉讽刺,讽刺于他,还有我自己。

  “我这样做的原因。”他倚靠在椅背望着我若有所思,我神色自若,没有慌乱和紧张,只垂着眸整理文件,一番打量之后,他的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把这份文件拿去人事部。”蒋天生突然说,我愣了一下,有些讶异他竟这么快放过了我,讶异归讶异,离开这个让我心神得不到放松的办公室,我干什么都甘之如饴。

  “我知道了,蒋总。”我有些雀跃,眼神都欢快了几分,拿过文件刚要走,却听蒋天生道:“你很开心?”

  心猛的一紧,我迅速收敛神色,严肃道:“为蒋总办事,我要保持愉悦的心情。”拍马屁的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以我的视角,很明显的看到蒋天生脸色僵了一瞬,他也很不习惯,竟没纠缠,道:“嗯,你走吧。”

  怕他再出幺蛾子,我脚步极快的走出办公室,把房门关闭,我松了口气,拿着文件慢悠悠的往人事部走。

  对于手里的这份文件,我有些好奇,蒋天生刚说完周雯的事,就突然让我送文件,难道,这份文件跟周雯有关系?

  思及此,我忍不住的好奇,走进拐角,我四下张望了望,没有看到人,我抿了抿唇,终于忍不住好奇心,打开文件看了一眼……。

  从人事部走出来,我感觉整个心情都是雀跃的,特别是想起那份文件里的内容,心情更加愉悦了,如她所想,严董事的话果然管用。

  这份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下班,走出办公室,我看到前面围着一圈同事,我立刻想到早上送到人事部那份文件,关于周雯的处罚文件。

  这么快就宣布了!我有些意味,更佩服人事部的办事能力,本没打算聚堆看,刚走到那里,心怡叫住了我:“楚楚,楚楚,快来。”

  心怡一脸兴奋的样子,她三两步走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手腕往里拉,边拉边说:“哈哈,没想到啊,那周雯今天在早会厅里说的话被严董事听到了,严董事直接找上了蒋总,结果,处罚马上就下来了,哈哈……。”

  心怡一脸幸灾乐祸,呵呵笑的开怀,我被她拉到里面,看到一张A4纸上白纸黑字打印着处罚内容。

  除去官话,大意是,以前周雯迟到,蒋总念及情面没有处罚,却没想周雯不以为耻,然而得意忘形,所以,给予处罚,扣两个月工资……。

  跟我的一样,但之后……,我眸孔蓦然一缩,眼底闪过一抹怒意,“念及周雯工作认真,态度端正,是以,免去加班,往诸位同事引以为戒。”

  因为紧张,早上我只看了文件的一小半,却没想,余下的一大半,竟会是这几句话。

  “什么?她怎么处罚的这么轻?”心怡的声音响在耳边,带着怒意,想来,在拉我进来之前,她也只看了一半。

  “心怡,我们走。”视线落在走过来的周雯身上,我沉了眸,拉着心怡走出人群,路上,心怡还在替我愤愤不平:“她凭什么啊?蒋总这也太不公平了,她明明比你迟到了这么久,凭什么她的处罚这么轻?”

  我也很生气,还有些伤心,更多的是疑惑,难道,蒋天生真的喜欢周雯?想到这个可能,心猛的沉了下来。

  我下意识不想去相信,但是,蒋天生对周雯一次次的特殊对待,让我不得不多想。

  静默片刻,我抿了抿唇,低低呢喃:“或许,蒋总这样做有他的原因。”我说的这句话,不知道是在敷衍自己,还是在敷衍心怡,或许,两者都有。

  下午回到公司,刚走出电梯就碰到了周雯,这个减轻版的处罚没有让她低调多少,她依旧笑的得意,视线在我身上巡视一圈。

  眉眼抬高,“沐楚楚,是你告诉严董事,我迟到的事吧。”她倒打一耙的话让我气极反笑,一脸讽刺的看着她,奚落道:“没想到周秘书眼神这么不好,难道没看到通告上写,是严董事经过早会厅看到的,这一句话?”

  周雯脸色变了一变,她犹有不忿,但不知想到什么,她脸色微变,只是愤愤瞪我一眼,转身走了,她走了?我惊疑了。

  下意识觉得周雯这反应不对,但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为什么,我也就没在想,心里的警惕提高些许。

  一下午波澜不惊的过去,一下班,我率先走出办公室,准备打车回家,没想,刚走进电梯,就收到蒋天生的短信:“停车场等我,一起回家。”

  我愣了一下,心理有些不愿,但想到违逆他之后将要得到的报复,我忍了下来,手指轻点,打下一个字:“好。”

  手指按下负一层,停车场。

  蒋天生的动作很快,在我找到他的车,站了没一会儿,他就走了过来,我们相对无言,等他解锁,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今晚陪我参加宴会。”车子走了没多久,蒋天生开口说,我怔了一下,忽然响起因为那件紫色裙子起争执的时候,蒋天生说的那句话。

  参加宴会。

  我下意识就想拒绝,但蒋天生仿佛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样,又道:“容不得你拒绝。”到口的话瞬间卡住,我抿紧唇瓣。

  心里怒意翻腾,但我知道,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我真的无法拒绝。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