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注册送体验金,注册送10元体验金,注册送38元体验金

首页 > 历史军事 >两晋隋唐 > 老子是皇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斩了来使

老子是皇帝 何无忧 2017 2017-10-12 11:35
  这次的危机看起来,似乎挺棘手的。

  此时王彦章和安南国在作战,南圣国兵力不行,澜国大军到了边境,怎么抵抗呢?

  看起来,这无疑是灭顶之灾。

  不过赵申却懂系统的套路,难度越大,那奖励就越丰富。

  “来人!”赵申喊道:“八百里加急,传本王旨意,新鸣县关闭城门,做好战事准备,调动兵马,尽力推延时间!”

  “是!”

  大内侍卫低吼,立即转身出去了。

  房玄龄眉头紧锁:“大王,这样做有欠考虑,要是和澜国作战,我南圣国此时国内士兵不多,哪能抵抗?这澜国似乎并没有要打仗的想法,不然我们派出使臣求和?”

  “没错!丞相说的有道理,微臣也是这样想的!”

  “南圣国此时也只是二品国家,国力不强,澜国可是五品大国,此时已和安南国苦战,又和澜国交恶,对我们不利啊!”

  “微臣觉得如其让澜国的使臣过来,不如我们派使臣过去,带些厚礼过去,兴许议和成功!”

  文武百官都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大家的想法一致,主动求和。

  这五品大国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让每个人都心生惧意,不敢主动对付他们。

  其实,赵申也这样考虑过。

  从一个臣子的角度出发,他也不想自己的主动冒险。这国家大事可不一般,求和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毕竟关乎到几十万百姓。

  “房爱卿!”赵申询问:“要是主战,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房玄龄震惊了,他看向赵申,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后,立即回答道:“回禀大王,要是战,臣觉得应放弃新鸣县。这新鸣县地形平坦,不宜防守让敌人进入上饶县,靠着城墙死守,也许会有转机。”

  “哈哈哈!”

  赵申倏地笑了,此时他十分的淡定,这让心急如焚的文武百官十分不解,他这是怎么了?

  “报!”

  这下,又有一个大内侍卫急匆匆地跑进来,单膝跪地汇报道:“启禀大王,新鸣县县令有急报,澜国派遣三名使臣直奔上饶县过来了!”

  “使臣过来了!太好了!”

  “大王,微臣请旨去迎接澜国使臣!”在场的文武百官都欣喜起来。

  赵申冷笑起来:“行!这是就让礼部去处理了。新鸣县和上饶县距离近,估计也快到了,直接让澜国使臣过来吧!”

  “是!”

  礼部官员都退了出去,快速地离开金銮殿,带着人到上饶县城门口迎接使臣。

  澜国的使臣都来了,那这次的早朝定是要延迟退朝了。

  因此文武百官都在金銮殿内等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礼部官员才走了进来:“启禀大王,澜国的使臣到了!”

  “让他们进来吧!”赵申吩咐道。

  “是!”

  礼部侍郎点头很快就有三个使臣进入这金銮殿里。

  这三个人里面,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身上穿着官服,一脸的傲慢身上则是跟着两个随从,身上配着剑。

  “澜国李县主簿张涛,见过南圣国国君!”那中年男子只是拱手行礼,语气尽是蔑视。

  “哼!”

  赵申的火气跟着上来了,该死的澜国人,居然让一个县城的主簿过来当使臣。

  不过是一个芝麻大的小官罢了,还敢派来商议国事,太不把他赵申放在眼里了。

  澜国国君眼里,分明就没有南圣国。

  他们可能还觉得,就区区一个芝麻官就能让南圣国妥协了,这怎么能让赵申不生气?

  “大王,息怒!”房玄龄立即劝道:“澜国使臣前来所谓何事?”

  “你是什么人?”澜国使臣扫了一眼房玄龄,轻蔑地开口:“呦,是丞相大人啊!幸会幸会!我今儿也不废话了,我们大王有旨,要是南圣国将我国的战马悉数奉还,然后赔偿二十万两白银,此事作罢!否则,澜国的铁骑一定踏平南圣国!”

  “这……这未免太苛刻了?”

  “太欺负人了!”有不少的官员惊呼出声。

  “哼!”澜国使臣趾高气扬起来:“这哪苛刻了?区区二品国家,哪来的资格跟我们商议?敢抢我澜国的东西,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我们澜国颜面何在?”

  “这还是大王仁慈,不然你们南圣国可留不到现在,三万铁骑早就把这里灭了!我们大王有旨,你要是不从,就加钱,如今你们得支付三十万两白银!”

  “嘶!”

  文武百官都吓坏了,我去!这澜国盛气凌人,这根本就不是商议,分明就是欺负人。

  “南圣国君!”澜国使臣呵斥道:“还在这干嘛?快拿白银过来!我可以等澜国的大军可等不了!”

  “该死!”赵申的眼眸里露出狠厉的光芒:“不过是一个芝麻官罢了,还仗势欺人了!居然敢在我南圣国上大呼小叫,房玄龄,按照律法这事该怎么解决?”

  “启禀大王!”房玄龄此时也生气不已:“这种小人,按照律法此人应该五马分尸!”

  “那还等什么?”赵申暴怒:“我南圣国还没有执行过这种刑法,如今就让使臣尝试一下。来人,拖下去!”

  “是!”

  外面的勇虎兵杀气腾腾地冲进来,凶猛地将这三个人都压制住,吓坏了他们。

  “你们敢!我可是澜国使臣,你们想做什么?找死!我们澜国大军会立即杀过来!”

  “快!你们快松手!”

  这五马分尸可是一个最残酷的刑法,直接让五匹马直接捆着人的头颅四肢,接着驱赶马匹。

  这样一来,马匹会把人的四肢硬生生扯下来。

  这手段不是一般的残忍!

  金銮殿里响起了惨叫的声音,澜国前来的三个使臣就被拖到了金銮殿外面的广场,直接让马匹给扯碎了。

  那场面相当的血腥,吓坏了宫里的太监和宫女,文武百官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

  这下想求和的希望都没有了。

  使臣直接丧命在南圣国的金銮殿外,眼下和澜国只能打仗了。即使这样的胜算不大,不过只能选择这样做。

  文武百官都纷纷看向赵申,只见他气淡神定,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